热门TAG:天天看高清影视免费播放破解版_天天看高清特色大片
您的位置:首页 » 不伦恋情 » 变态姊姊
变态姊姊


本篇最后由 苗栗小五郎 于 2020-5-15 14:17 编辑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风流俏妇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       变态姊姊        我和我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神雕别传

倚天屠龙别记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职        出轨之母        都市极乐后宫        巨物的优势

纵慾女教师        爱跳肚皮舞的妈妈        家政美人        我同学的可爱女友        小龙女淫记        猎豔

别让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熟女护士长的媚肉        我的娇妻与爱女        淫悦假期        我的女工生涯

淫肉医院        新家庭狂欢        与妲己的同居生活        完全摧花手册之地狱天使         大雄的性事


  「我的腋窝有味道吗?」

  刚进入旅馆的房间,芳子就举起从桶装上衣袖露出的手臂,把自己的鼻尖靠在腋下间。因事出突然,淳一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是为今晚能和芳子睡在一个房间的意外幸运,正在喜悦的兴奋中。

  确实,这件事只能用幸运形容。这次来沖绳旅行,是姐姐芳子和未婚夫大谷辰夫的婚前旅行,淳一是以父母派的监视员名义跟来,实际上是顺便把他带来而已。

  「我一个人在双人房,会寂寞的无法入睡。」进入梦海滩的旅馆房间芳子就这样说,很显然的他是在诱惑辰夫。

  因为还在婚前,对父母是说辰夫和淳一睡一个房间,芳子一个人睡一个房间。可是芳子本来就没有这种意思。难得和未婚夫一起来沖绳,为什幺要一个人独眠。只要能说服弟弟,就能好好享受火热甜美的夜晚。

  淳一也已经十七岁,当然不希望做无聊的电灯泡。听到姐姐说这种话时,就準备自巴主动的换房间,可是发生意外不到的事。

  「说的也是,那幺,请淳一君和姐姐睡一个房间吧。快要分开了,这样比较好。」竟然受到诱惑的辰夫本人破坏了这件事。芳子和淳一都惊讶的张开大嘴不知如何回答。他是真正不懂事的大少爷,还是相当有工夫的伪善家,二人都困惑的互望着对方。

  「可...可是....我...」

  「不用客气,我和芳子是今后永远在一起,你和她在一起,也许这是最后,为了芳子也这样吧,我也帮她向你请求。」已经说到这里就无话可说,也许这是真正的爱情,芳子只好相信辰夫的善意,放弃自己的慾望。淳一就更複杂,本来要主动让位,可是意外要和姐姐同房,虽然感到困惑,但毫无疑问的从心底感喜悦的兴奋。

  对淳一而言,芳子在近处而遥远的存在,有美女的姐姐决不只是受到别人的羡慕,而是痛苦又有极大心理压力的事。二十岁左右的丰满肉体经常在眼前徘徊,散发甜美的女人味,不能怪他思念之情使身体僵硬。只要伸出手就能摸到,张开鼻孔就闻到的甜美成熟的肉体,竟然是不能碰也不準闻的禁绝的肉体,所以思念和仰慕之情自然就越来越强烈。

  大概在弟弟身上不会感到是异性,芳子在家里是相当大胆的暴露身体,尤其是使女人身体显出凹凸不平的样子,毫不在乎的展示出来。淳一对姐姐的这种纯女人的姿态,已成为令他难耐的亲爱对象。尤其是东方女人难得一见的丰满隆起的屁股,以及从微微出汗的肌肤散发出来的甜酸体嗅,对淳一而言已成为不可能碰的女人魅力之泉源。毫无顾忌的,也不须怕发现的能用火热的视线凝视,陶醉在甜美的体嗅里。原以为不可能实现的这种慾望,如今意外的很可能成为事实。

  就在进入房间鬆一口气,心里深处的喜悦即将下腹部冲起时,突然听到姐姐说这种话。

  「我的腋窝有味道吗?」

  淳一觉得自己心里的不良企图好像被看穿,着实的吓了一跳。

  「被汗弄得粘粘的。」

  那正是他一直响往的味道啊,多幺想把鼻子压在汗腻腻的腋窝,漏在那味道里。只是如此的姐姐的话和小动作,使淳一几乎感到目眩。

  「怎幺样?闻到吗?他呀,偶尔用眼光向我腋窝瞄过来。是因为有味道吗?怎幺样?有汗味吗?」有味道!有啊!好美的叫人受不了的味道啊!淳一很想能大叫一声,把鼻尖压在姐姐的腋窝上摩擦。

  「没有啊,没有汗臭味!」

  「是吗?那就好了!这种事是自己闻不出来的。」芳子说完就转身过去背对淳一,用双手开始拉起桶装上衣的衣摆。

  「我要先去淋浴,然后换上泳衣。淳一也趁这时候换上泳裤吧。」淳一感到自己的心脏在缩紧,在芳裤上握紧硬起来的东西闭上眼睛。在脑海浮现出姐姐赤裸的后背,以及淋浴中的裸体。

  「啊....姐姐啊....」

  多幺希望能尽情的闻姐姐身上的味道,把姐姐的全舔到沾满唾液。想到这里时,在淳一的心里像火焰一样的燃烧起对大谷辰夫的嫉妒。

  「可恶!给那个家伙!」下腹部的阴茎更挺直。

  妄想,就是再妄想,对姐姐的裸体有无止境的妄想。只能偶尔瞄一眼的姐姐的肌肤,只能在擦身而过时才能闻到的姐姐的味道。可是大谷就能直接在姐姐的身上闻,能舔。透过门听到淋浴的声音,在相隔一道门的那边,姐姐正暴露出赤裸的肉体。如果可能的话,真想一脚踢破门冲进去,吻遍姐姐的全身,把火热的东西顶在姐姐的身上。可是他不能这样做,且容许大谷那样做。对大谷的怨恨和对姐姐的慾望变成一团火,使阴茎更加膨胀。

  「你在干什幺?还没有换好啊。」

  看到意外很快从浴室出来的姐姐,淳一不能不瞪大眼睛。白色洋装式的泳衣,极端的开叉几乎达到腰上,好像要陷入胯下的沟里。在照片或广告上虽然能看到,但实际上是很难看到的大胆泳衣。

  「我...我也想淋浴再....」

  淳一的下腹紧张的痛,喉咙沙哑。现在这种样子是没有办法穿泳裤。

  「姐姐,你和她先去吧,我等一下追上去。」

  「哦,好吧!」

  芳子稍许露出疑惑的表情,经过淳一的身体向房门走去。洗去汗脂的身上,已经没有甜酸的体嗅,只闻香皂的清香。淳一侧目追逐身边过去的姐姐,走过去后儘量扭转头追逐姐姐的后背,不,追逐屁股。好像勉强挂在屁股隆起部上的泳衣,随着走路慢慢陷入左右摇的屁股沟里。就是芳子用手拉出陷下去的胯裆撩饰屁股,可是屁股像有吸力的使胯裆陷进去。

  「对不起,我要先走了。」

  听到关门的声音,淳一深深叹一口气。想到那样的泳衣一旦沾上水,一定会更陷入那里时,淳一的心脏跳的异常厉害。同时,下腹部阴茎已经膨胀到刻不容缓的程度。淳一将短裤与内裤同时脱去,就跑进浴室。

  「淳一!你为什幺用那样淫邪的眼光看我!你一直只盯着看我的屁股!」这一夜,芳子一直无法入睡,喝了香滨和葡萄酒应该有相当的醉意,但身体火热的就是不能睡。这不是太阳晒的,是从身体内深处发出的热度。晚上散步时,辰夫虽然要求接吻,但没有摸芳子的火热身体。芳子开始后悔没有独佔一间房,弟弟就睡在旁边的床上,连手淫都没有办法。只要能手淫,一定能爽快的入睡,这样想手淫而不能手淫感到苦闷的情形,还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

  芳子知道自己身体火热的原因,是那件泳衣害的,是每走一步就紧紧陷入屁股沟里的泳衣害的。芳子早就发觉自己多少有一些倒错性的嗜好。有什幺东西陷入胯下,尤其在屁眼上摩擦时的感触,她非常喜欢。就是在平时,在裙子或牛仔裤内,偷偷的使三角裤的裤裆陷入屁股沟里,享受那种快感,到夜里就用手指摸火热的肛门上,沈缅在倒错的手淫快感里也有很多次。

  并不是前面没有快感,甚至于比一般人还敏感,在那里也能充份享受美感。可是摸到后面,用手指插入小洞时,有说不出的快感。不知道从何时有这种性癖,可是从小就觉得玩弄后面比前面更坏会挨骂,但也反而更感到有魅力。故意忍耐排便时,忍不住才排便时的快感。偷偷用手指挖弄肛门时有说不出的感触。还有把那个手指放在鼻前闻的罪恶感,毫无疑问的从小就浸缅在这种倒错的快感里。

  就拿今晚来说,如没有弟弟的邻床,一定会用手指安抚火热的屁眼,想到这里就对弟弟在这里非常生气。

  「你那样盯着看我的屁股在想什幺!你是变态,真讨厌!」「我...我...」

  「淳一!真不敢相信,做弟弟的还会用淫邪的眼光看姐姐的屁股。难道..你是想看着我的屁股手淫...」芳子是气的说出自己也没有想说的话。可是在剎那,在芳子的心里出现邪恶的念头。

  「对....不起...可是我...」

  在淳一而言,等于是被姐姐说中心事,不知该如何回应。

  「可是什幺?是因为我的屁股很美吗?你是那样想看我的屁股吗?」意想不到的话,便淳一战战兢兢的看姐姐,在床头灯的微光下,姐姐的眼睛发出调皮的光泽。

  「怎幺样嘛,想不想看?」声音中已经没有厌恶感,反而带一份诱惑般甜美口吻。

  淳一还是说不出话,用非常认真的眼光表示肯定。

  「好吧,我让你看,等我嫁出以后,再也不可能有这种事了,算是为别离的回忆吧。」